No.810264

王女牛化

MO NAさん

亡國的王女,要為勝方作出抵償。

2015-10-27 02:43:14 投稿 / 全6ページ    総閲覧数:808   閲覧ユーザー数:808

 

  ”喔喔喔喔喔-----------------”

  兩旁的民眾情緒高漲地在熱烈歡呼。

 

  攻克敵國、取得勝利的軍隊凱旋歸來,受到城中居民蜂擁出來夾道歡迎,縱長的軍容魚貫地在人們面前通過。樂隊以激勵人心的軍樂作為引領,其後直衛部隊、各級士兵、下軍官等整列有序地通過城內最大的廣場區域。

 

  接着是一車接一車戰利品,盛載在箱中的有金銀珠寶、綾羅綢緞、稀世奇珍,應有盡有。在最後一輛車駛進廣場中央後,車隊就此停頓下來。

 

  那一輛車相當特別,因為當中運載的不是貨物,而是一個人。

 

  那個人身上穿着低胸白色裙裝,由紋理、配飾、貼身程度均屬上等,飽滿的上半球彷彿快要從布料中繃出來,銀絲般的秀髮在宛如太陽下閃耀的瀑布,灑落在體態優美的背上。從工整的五官,臉上保養得嫩滑的肌膚,都可以看出她並非一般女性。最顯著的可謂是頭上造型瑰麗,鑲嵌有大小寶石的王冠,使她的身份不道自明。

 

  然而,這樣高貴的人理應是受到仰望、敬畏、崇拜,但在這處,她穿有絲質純白長手套的雙手,被麻繩繫在車台地板上,形狀姣美的白晢足部亦如是,在固定於手腕和車台之間的繩子非常短,僅長約一尺,使她形成四肢接地、背脊向天、臀部後翹的不自然型態。其餘就甚麼都沒有,沒有遮擋沒有間隔,就這樣被關押在開放的車上。

 

  在國家敗亡之前她是一國之王女,而現在只不過沒有尊嚴的俘虜。

 

  「…………」

 

  她痛恨這裏的一切,不論是遠去的軍隊、觀望的群眾、異國建築、這片天空、這塊大地,她毫不甘心就此任人擺佈,成為階下之囚。

 

  ”此乃偽政權首領之女,叛軍魔法騎士團頭目,對我軍施以狡猾計謀,企圖置我國正義之師於死地,卒由我方捕獲,現將根據律法……”車下的宣告罪狀的官員大聲地滔滔不絕。

 

  當人民為此議論紛紛,同時士兵搬來木製樓梯靠在車邊,似乎待會有甚麼人將要過來。果不期然,有一個穿着繡滿金線的黑色袍,戴有小圓圈形眼鏡,身材矮小的女生前來。顯然樓梯階級對她來說有點太高了,她巍峨地登到車台上,跟被迫彎下身段的王女相比,她才能勉強掙回一點高度。

 

  登上車台的小女生手上,帶來一隻形狀特別的大奶瓶,奶瓶的旁邊和瓶底處附有把手,乳白色瓶中的液體滿載。劃有刻度的瓶身上最大數字是4L,也就是四公升瓶。

  『大~姐~姐~?口乾了嗎?要喝點奶嗎?』

 

  「……老太婆。」王女抬起頭冷眼瞪視眼前的黑袍女。

  『甚麼!?妳這張嘴真是夠硬的耶--!』

 

  黑袍女是本國最高地位的魔法師,同時也是世界知名的變形術士,雖然看上去是個幼女,但其實已達百歲高齡(業內皆知),興趣是將萬物的性質改變,也喜歡自己現在這個模樣。

 

  『妳不怕嗎?不道歉嗎?已經落在人家手上了喔?很可怕的喔!』

  「都一把年紀還在公開裝可愛的確不知羞恥得可怕。」

  『是這張嘴嗎?那些刺耳的話就是由這張嘴吐出來的嗎?我捏……啊!啊呀~~~~放、快放開我!』

 

  黑袍女伸手要去拉抵王女的臉頰,結果反被一口咬住。

 

  一個幼女在處刑台上跟罪犯鬥嘴應該找遍全天底下也只有這裏了。

 

  王女在魔法學院求道時,曾經和這喜愛裝純真、到學院只為搗蛋的幼女有過一段孽緣,由於王女總是屬於被惡整的那個,因此更加對她恨之入骨,但由於也是在這裏唯一認識的人,心中冒出一絲安心之下竟然霎時之間就變得鬆懈。

 

  只是王女萬想不到,在此處才再次相遇上。

 

  當她們意識到這是多麼滑稽可笑時,才雙雙靜默下來。

  『………………………………………』

  「………………………………………」

 

  連下面看熱鬧的人民、守衛、判官看到這一幕也為此啞口無言,亟待有人打破這難過的沉默。

 

  「……妳想怎樣?」結果王女先開口了。已經身處敵國,即使眼前傢伙是多不像話,敵人畢竟還是敵人,她沒有天真到認為對方是為了故人敘舊而來。

 

  『是這樣的啊。人家呢,要來給大家表演不遮不掩的魔術了喔。』她這麼說時,臉上都是笑咪咪的。

 

  「魔術……?」一開始還搞不懂她的意思,但是由幼女的身份、技藝、往昔、加上手上巨大的奶瓶,就可以聯想到不是比喻,也不是形容……瓶中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使王女她雙眼充滿恐懼,死命盯着那隻奶瓶。

 

  『原來不可一世的王女大人都會害怕的耶,那來嚐嚐這個叭~』

  「不、不要……!」

  幼女握住瓶身兩個把手,像餵食那樣將奶瓶嘴往王女口中塞。王女手腳被固定在地上避無可避,有點硬度的奶嘴一下子就攻破牙關,直達喉嚨。

  王女拼命地搖頭拒絕但盡是徒勞,舌頭怎樣也比不上雙手有力。裏面白色像奶的魔法藥,逐漸無情地被灌到王女的胃底去。

 

  「唔唔?!!!!??!?」

 

  咕嚕、咕嚕……

 

  那個場面,就像牧童在欄柵前要將飼養的牲口餵得胖胖白白的一樣。大量奶白狀的流體被傾倒進體內,無從抵抗的胃袋只能全數承受,王女的上腹部像要吃撐般緩緩地脹大,越是承托起更見雄偉的胸部,低胸裝越是勒得繃緊。

 

  當中途將奶瓶由口中抽出來時,王女已經被折騰得狼狽不堪,大汗淋漓。

  『如何~好喝嗎?我.的.奶,好喝嗎?咯咯,咯咯咯咯……』

 

  王女口邊垂下一道細長的絲線,那是一種像蜜糖濃郁的,帶有強烈奶騷氣味,看來這就是瓶中液體的可觀察性質。

 

  「可惡的混蛋!竟敢當眾玩弄我的身體,我要殺了妳!」

  『來啊,妳有辦法動到的話~。』

 

  的確,王女的手腳現在都被繫在台上,完全沒辦法移動分毫。

 

  「老巫婆!幾百歲老骨頭也來學二八年華來賣弄可愛,真是嘔心!」她豁出去口中用想到最難聽的字,叱罵、怒視着眼前幼女。

 

  幼女,同時也是百歲魔法師的笑容瞬間凍結。

 

  然後……

 

  『去死!妳還是去死一死比較快!』

  「嗚……啊啊!!」

  幼女高舉闊大的奶瓶就往王女嘴裏塞!

 

  被粗暴地把異物刺進喉嚨中的王女痛至極點,然而嘴巴被堵塞住卻也無辦法大叫,只能發出苦悶的呻吟連連,全身不自在地扭動,美麗的眼眸中水珠在晃啊晃的。

 

  奶瓶中不斷有氣泡由下方浮上來,王女喉嚨中則是屢次發出排水的聲音,被灌進身體的液體已經充滿全個胃部,再多的份量使胃袋一再撐大,在貼身的衣裝上隆起像是小丘的胃腩。

 

  終於,高達四公升的的魔法奶蜜,盡被灌至王女那纖纖弱體之中。眼見瓶身已經一滴不剩,幼女才把硬身的奶嘴由王女口中抽出來。

 

 

  「呼……呼……妳餵了我這……甚麼……」

  王女就像吞下鉛球那般,胃袋好像沉甸甸的,相當辛苦地才擠出一點聲來。

 

  『這個啊,是可以把人變成乳牛的神奇魔法水喔。只要將它灌到肚子中,經過腸道吸收後,就能夠發揮作用,到時候就……哼哼哼哼。人家特別為妳製造的,妳喜歡嗎王~女~大~人~?』

 

  王女聽罷後全身一顫,沒想到這麼可怕的事,即將要降臨在自己身上「妳……!怎麼會這樣……妳這個壞蛋、惡魔!」

 

  『有甚麼話要講就趁現在了喔。不然變成牛牛就想講也講不出聲~講不出聲~~啦哈哈~~~』

 

  「你們這樣對我,我不會就這樣輕易就饒過--唔--」

  咕嚕嚕嚕嚕嚕……就在王女在大喊同時,她的腹中響起一陣像水流通過的怪聲,而那擁有姣好曲線的腰身因而膨脹起一點點來。如此是意味着胃裏有大量液體順應消化系統移至小腸,未曾試過暴飲暴食的王女同時感到一陣噁心。

 

  首先出現的,是感覺到肚子內好像有甚麼在裏頭攪動,就像把活物吃了下去那樣。

 

  「不好……我、我的肚子……好痛……」

 

  『那是由內臟變形引起的喔,牛呢,就有四個胃部,妳應該知道吧?』

 

  王女不住地搖頭,像是要甩開腹中苦果,也似想要否定這殘酷現實,但事情仍然事與願違的在單行道上高速飛馳,證據就是她感到胸中逐漸發熱,而這陣異常熱力開始隨血液流動而擴散至全身,使得她臉色像是發燒一樣潮紅。事情至此已經是無法再次逆轉,誰也知道,王女在沒多久後就要變成牛了!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嗯?妳覺得這樣不好嗎?』幼女的笑臉,快得意地揚到鼻頭上了。

 

  當感知到身上慢慢地改變可不是那個惡作劇小鬼在開玩笑,王女原本高傲的態度被恐懼所取代,臉上刷地發白,彷彿一下子被被奪去血色。她斟酌着用語,嘗試向眼前的幼女求助。

 

  「不要這樣……我、我不想變牛,停下來,幫我……」

 

  『嗯,我想想看………』

  幼女摸着下巴,似是在深思熟慮,一下又換成搔搔頭髮,看起來像有點苦惱的樣子。就這樣,當幼女又再多換幾個姿勢之後,彷彿想通了那樣擊一下掌。

 

  『----才不要呢~*』最後帶着大大的笑臉開心地回應道。

 

  「妖魔!厲鬼!嗯啊啊啊啊啊啊--------------------!」

 

  在場群眾屏息靜氣,大家都知道,處刑場上,一場活生生,超乎現實地將敵國王女變成乳牛的劇碼正要上演!

  大量的魔法藥刺激乳腺增生,王女感到胸前相當燥熱,其乳房開始一點一滴地膨脹開來。乳首被緊壓在低胸裝上讓她感到辛苦,胸前的磨擦讓她體會到未曾有過,不知何名的快感。

 

  「……好奇怪?變大了?嗚……我的胸部……」

 

  接下來,王女感到腹下位置傳來異兆。

  她低下頭去,看到由肚子中心位置為苗頭,像是充氣的氣球那樣膨脹起來,隨着撕裂聲一口氣衝破腰間純白的絲綢,露出粉紅色而有點皮膚粗糙,有異於常人的腹部來。

 

  「!!?」

 

  王女的瞳孔似是失焦一樣在動盪,因為難以想像的變化,就在她身上不斷展開。在”肚子”越趨脹大時,在其山頂上,開始冒出一顆顆小肉點。在魔法藥的驅使下,在原本的乳房下方,漸漸成長的肉點,又再長出兩對新乳房出來。

 

 

  「六、六個乳頭……!?」

  對,就像是乳牛一樣。

 

  「--討厭!不要呀!」王女竭盡氣力地嘶叫。

 

  啪!

 

  當在胸口的布料已經到延展到極限時,一對飽滿的小白兔逃出紗線束縛躍出於人前,其粉紅圓潤的乳首伸出得比所有女性人類都要長,就這樣搖搖晃晃地露出在外。

 

  「嗚!嗚嗚嗚!」

  王女扭動身體期望遮住自己一雙可比頭顱的碩大胸部,但被緊緊綁死的手腳無法隨心動作,換來的只有通身香汗兼且徒勞無功。

 

  不知不覺駭人的變化已經走遍全身。

  王女覺得渾身細胞都在活躍,不單止全身皮膚如蟻爬般痕癢,每一塊肌肉也宛如有自我生命地生長。肉塊互相擠擁下只能向外擴張,體格層層地變大,全身裙裝受不了主人的壓榨而應聲破裂。停不了的膨脹,使原本纖細身軀逐漸變成名符其實的,如巨石一樣闊大的肉體。

 

  『哎,妳如何了?被勒得很辛苦嗎?讓我來幫妳脫掉吧~』

 

  「住、住手……」

 

  幼女一把抓住已經千瘡百孔的純白裙裝,在雙手用力撕開之下,王女現在無遮無掩的全身就這樣顯示在民眾眼內--白與黑的皮毛,逐漸由皮膚中長出,覆蓋光滑而健康的美麗肌膚。在尾龍骨位置上,柔軟而堅韌的尾巴慢慢在長成。臀部原本均衡分佈的脂肪猶如失控地自我增殖,漸漸向縱向橫擴張,將大腿部分連成一塊。

 

  目睹如斯光景,絕口無言的王女眼瞳中,彷彿失去了光彩。

 

  她看到被鎖在台上的四肢也開始異變,骨骼像是拼命求救那樣,正在咯咯地發出悲嗚。手肘的關節逆轉向外,手指間的隙縫一步步被骨質硬甲所蠶食,使所有的手指連起來成為兩片泛深棕色蹄甲,掙破了長手套,踩爛了高跟鞋。

 

  「不要看……不要看我啊!!!!!!!!!!!!」

  體內剩餘的魔法藥湧至頭部,如閃電的衝擊讓王女牛身倏地顫動,原本胸口上最大的乳房已經幾乎滿溢,至此被衝出初乳來,讓刑台灑上一片淡白乳白。

 

  「頭……好痛好痛!有甚麼!有甚麼在我的頭裏面!?」

  在頭頂皇冠之內,直接由頭骨中無聲無息地冒出一對小角來,然後徐徐地像火山由地殼拔起般開始越長越高,越長越大。它們猶如要角力一樣,將手工精緻的皇冠中向左右撐開。終於,由最高級金屬和絨布所打造的皇冠,就被王女自己長出的角所破壞,如廢物一樣由頭頂掉到地面去。

 

  「不要!我不要當牛,這樣醜陋不要……為甚麼會這樣,啊、啊啊…………」

 

  『為免妳之後聽不懂了,就再告訴妳一件事吧!妳害這個國家蒙受巨大損失,所以妳要賠償!變成牛之後,妳體內魔素就會通通化為奶液,搾出來以補償我國的損失!』

 

  「太過份了……明明是你們來攻打……喔、啊啊啊啊!?!?」

 

  王女的腦袋受到魔法藥的侵蝕,精神意志變得混沌起來。在一雙大角之外,皮膚似切開般聳起一對牛耳。頸項也明顯地長出肉質來,將脖子拉長變闊。胸口持續成長的乳房每個長得比籃球還大,由腹部長出的新乳房則是漲鼓鼓的,看來包含了大量水份,彷彿像正待採收的成熟果物。  

 

  「哎呦……肚子好像、好像快要破開---喔吽。」

 

  『妳應該多謝我,念在我們曾經待在同一所學院內,我把調配的藥讓妳那張如天神造的美麗臉孔保留下來,雖然多了對雙牛角和牛耳,還在容許範圍之內啦,咯咯咯咯……』

 

  「啊、啊吽、吽?」

  (咦?講不出話來了!?)

 

  被延展得粗寬的聲帶失去了柔軟彈性,只能發出低頻如家畜類般的鳴叫。

 

  王女身上可證明為人類的部份一件一件地被奪去,除了頭部,已經全身無一處之看出曾經是人類。她憤怒地從喉中發出粗厚的低吼,一踢腳作勢要往眼前可恨的幼女衝撞去。雖然體重增加了十倍有餘,但仍然無法破壞繫於前足後足的桎梏,只能苦苦地在原位掙扎。

 

  『乖,這樣生氣可不好,要是亂動擦傷了胸口那奶就不好喝呀!』

 

  這時候,王女的乳腺已經陸續生出奶水來,將乳房擠得一再肥大化,就像注滿水的圓球,連每個乳首都硬綁綁的,快要碰在她站的台上了。

 

  此時幼女叫來預先準備好機器。

  『妳看妳看,這是擠奶機喔,以後妳就要跟它手牽手做個好朋友,好好相處,多多接觸了啦~』

 

  「啊喔~~~~姆~~~~~~~~」

  (誰會要啊?被這種東西擠……唔啊……那……)

 

  幼女像是奶農的助手般,將吸盤安裝在像快要被逼破、鼓脹不堪的乳房中,一個、兩個、三個……每套上一個吸盤,王女的身體都產生一次劇烈震盪。她覺得或者把過載的奶水排出來會對身體比較舒服,於是她把頭傾得高高的,雙眼似乎有點迷離的,在幼女一一把吸盤套住六個乳首後,擠奶機隨着一聲低沉音就發動了。

 

  「!?」

 

  一口氣被搾取六個乳首,前所未有的激烈感覺襲擊王女。巨大的乳房被咕嚕咕嚕地擠奶,讓繃緊的乳頭像滅火器一樣噴灑出優質鮮奶,澎湃地射在吸盤之上。

 

  身體好像把甚麼放出去的新型快感,通過神經線在王女的腦中熱烈燒灼。

 

  「喔吽~~~~~~~~~~~~~~~~~~~~~~~~~!」

  (噫啊-----好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我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

 

  乳首一旦開放了,奶液就如排洪一樣洩得把吸盤都盛到滿,讓擠奶機一時之間停頓下來。王女在擠奶中被催谷至高潮極點,及後無力地垂下頭來喘氣。

 

  「呼……呼……呼……」

  (哈啊……哈啊……我的頭……好像好奇怪……)

 

  這是王女第一次被擠奶,由於高潮時無法呼吸,只得在這種時候吸氣連連。

 

  身體不出半刻就由窈窕的胴體被變成了牛粗硬的身軀,然後馬上就被冷冰冰的機器擠奶,所有冷酷無情的事接連發生在身上,就如電路上的保險絲燒斷,讓她的精神為了保護自己,將人性感覺關閉起來。

 

  在王女的意識沉澱在冰層時,毫無感情可言的機器又再次為擠更多奶而驅動……

 

 

 

  此時已經盛滿了兩個儲存桶。

  王女乳房中的乳腺似乎對擠奶有所反應,會報復式的將被擠走的乳液再次生產出來,於是奶液越搾越多。證據就是她那看起來脹大得臃腫的乳房,毫無消減的跡象。

 

  她的身體被魔法藥藥效改造成會把潛藏的魔力變成乳汁,當被擠出來時就會即時補充。隨擠奶順展逐步暢順,中間停歇時間也越來越短,台下工作人員完成好新儲存桶裝設後,擠奶機隨即開始往第三個桶子輸送奶液。

 

  「吽~~~~~~~~~!啊……喔姆~~~~~~~~!」

  (噢喔!!!!!!!!!!!呀啊!!!!!!!!!!!!!!!!!)

 

  『嗯?妳說啥咪?喔,我聽到了~*』幼女用手在口邊圍成一圈,向台下大喊。『她說還不夠勁喔,那就再勁一點,把功率都開到最大吧!』

 

  嗡-------------------------

  擠奶的勢頭猛烈得全台機器都在震動,王女已經發不出任何聲來,牛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跟隨擠奶的節奏扭來扭去,全副精神浸淫在痛苦和快樂都難以分解的一團。在這段時間王女再也難以處理思考事情時,保持自身人類意識的腦袋中樞終告失守。

 

  (……對不起……大家……我……誰……)

 

  藥物開始將王女的原本身為王族、身為領袖、身為一個人身份,還有昔日的記憶洗去,她在這不需要有任何身分地位。身為一頭乳牛,只要知道要喝夠吃飽,然後完成產下豐盛乳液的使命,將全身貢獻給人就足矣……

 

  「吽~~~~~~~啊吽~~~~~~~~~喔吽~~~~~~~~~~~~」

 

  人頭牛身的王女,已經從人類世界中除名。她將頭首高高仰向天空,在被眾目睽睽地擠出鮮奶的之下,首次由心靈中發出自己是一頭乳牛的嗚叫。

 

 

0
このエントリー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0
0
0
0

コメントの閲覧と書き込みにはログインが必要です。

この作品について報告する

追加するフォルダを選択